我喜欢写他们谈恋爱

企鹅号2821138637

【米英】心脏监控器

CP/普设米英

文/丢年

*梗来自老爸老妈浪漫史第六季
*ooc与bug并存

阿尔弗雷德和他的姐姐艾米丽,这两个怪胎,噢,是的,虽然这么称呼有些不礼貌,但他们确实有些奇怪,打游戏通宵是常事,可工作时这对姐弟的精神比睡眠充足的人还要棒,食量更是普通人的几倍,但这俩一站在街边就是惹人注目的帅哥靓女,想去搭讪的人数不胜数,力气大到无边,据作为阿尔弗雷德的朋友的亚瑟柯克兰所说他曾经看见过阿尔弗雷德拖着一辆汽车走过一座山,是否真实,有待考据。

这大概就是深藏在体内的基因的胜利。

可即使这样,他们两个人也有固定的一段时间待在医院———做一个全套的身体检查。

阿尔弗雷德在走出咖啡馆后便脱掉了外套,将衬衫袖子半卷,在这样一个把蛋液倒在地上立刻就能烤熟的天气,如果不是要接见客户或者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谁愿意西装革履呢。

开着车,阿尔弗雷德飞速飚向医院,怕是他几天后就会接到来自交通法庭的传单,但一些钱与艾米丽的迟到惩罚相比,他选择浪费宝贵的时间去交罚金。以及贴在胸口的心脏监控器实在让他不自在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你要知道你还差一分钟就迟到了,我的弟弟。”艾米丽看着自己的手表,瞥了一眼自己那个满脸写着不爽的弟弟这么说着,随后转身进了一旁的房间,阿尔弗雷德紧随其后。

坐在房间里唯一的床边,换上那套给予检查的病人的衣服。

“根据观察你的心脏并没有什么事,”穿着白大褂的双马尾医生这么说着,手里拿着一块板子,“但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噢,问吧,罗莎。”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家姐姐的恋人这么说着,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位几乎完美的女生拐到手的,而且那双眼睛几乎和亚瑟一模一样,如此漂亮的祖母绿。大概艾米丽对她一见钟情也是因为那双眼睛,聊天时就是会不自觉的看着,接着沦陷进那一片森林。谁让他俩是兄妹呢。

大概是看的罗莎都有些不自在了,艾米丽直接抄起身旁的一叠纸,迅速卷起,砸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头上,在他一声惨叫后,于罗莎的注视中把东西理好放回原位。

“嗯,请问你昨天上午六点左右在做些什么”

“晨跑咯,否则怎么保持自己几乎完美的身材。”艾米丽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用手托腮那么看着罗莎。

“没问你,艾米丽。”

“….”阿尔弗雷德看着艾米丽几乎痴汉的行为只默默扶额,“晨跑。”

“那么上午九点呢。”

“我…”

“闭嘴,艾米丽,现在不是你的时间。”

“那时候…..”

阿尔弗雷德在脑海中搜寻那时候的记忆,不过一个小型会议,但是面前的资料却是让人心烦之至,完美的部分是员工们本就应该达到的标准,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小漏洞都是毁了整个设计。明明是印着整齐的黑字的白纸,在他眼里却是如同被尖锐物品戳了几百个洞一样。

为什么心情如此烦躁,这需要追溯到一天前他与亚瑟的约会。

令人舒适的音乐缓缓从小提琴的琴弦与弓的摩擦中传出,高脚杯里平静的酒面因两杯碰撞而晃动。坐在对面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亚瑟柯克兰,只是朋友。

“亚瑟,后天我打算让大家放个假,这几天的工作压力过于大了,总是要有自己的时间去放松放松的,”阿尔弗雷德抿一口杯里的酒这么说着,“你想要怎么安排,需要我的陪伴吗?”

“嗯…..”亚瑟将手中的杯子放下,眼睛不知看哪里似的到处乱瞟。

“怎么了?”阿尔弗雷德察觉到了有一丝不对。

“其实,我打算辞职。”亚瑟把手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眼睛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位去注视,左下角的地板。

“为什么?!”

阿尔弗雷德确实有些惊讶了。

亚瑟在这家公司已经有五年了,混的是风生水起,如果让接触过他的同事评价只可能是一波又一波的赞美,让只听说过名字的小女生评价也只能听到一段花痴话语,而他这个上司,对他的工作就是想鸡蛋里挑骨头也挑不出一丝骨髓。

“因为我被录取的那一刻我就想好了什么时候离开。”亚瑟扯起嘴角,“这是我的计划,现在的工作完全不是我想做的事。”

“但你做得很好,我指的不是普通的好,是特别好,非常好….”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中的酒杯,看着亚瑟一脸的认真后顿了一下,“那你离开想要做些什么?”

“我如果说,我被霍格沃茨聘用,要去当黑魔法防御课教授你会信么。”亚瑟把手臂放到桌子上,另一只手做出拿着魔杖的样子,“Expecto patronum。”

“亚瑟,我以为在你无数次指责我的玩笑后,也不会在严肃的话题里开玩笑。”阿尔弗雷德把手肘靠在桌边,脸靠近一些看着亚瑟的眼睛这么说着。

“哈哈哈,”亚瑟轻笑道,“好的好的,其实我要回英国,英国伦敦,我的家乡。”

“我以为你来到美国会爱上这里。”

“噢,爱上这里,爱上这里的什么呢,人们嘴里时时散发出的不健康的快餐的味道,经常发生的不守规则、法律,偶尔在地铁里碰到的放声大哭的女孩子….”亚瑟拿起杯子,看着酒的轻轻摇晃。

“如果是为我留下呢?”

“为你留下,为你的什么留下?”

“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阿尔弗雷德直接脱口而出。

“好友….对啊,好友,”亚瑟脸上略过一丝失望,“可你要知道,现在是2018年,视频通话这种东西早已经烂大街了。”

于是在一顿不知道两人心里想着什么的晚餐后似乎愉快的结束了。

而早上迎接一脸不爽的阿尔弗雷德的,没有亚瑟,只有一些同事。

可这些同事,下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其中有一个十分喜爱恶作剧的、并不会察言观色的家伙在自己熬夜做出的成果被狠狠的批了一顿后,直接在自己的那个格子间开始鼓捣一些东西。

这个东西,让阿尔弗雷德在喝可乐时直接喷了出来,想要去洗手间却直接滑到在瓷砖上,摔了个大跟头。

“好的,那么这个时间段没问题了。”罗莎拿出签字笔在纸上划过,“还有….晚上的九点。”

“那时候我在家。”

阿尔弗雷德在晚上九点时照例回到家,将公文包随手一扔也把自己扔到了电视机前的地毯。装上昨天买的游戏卡带,这是他最期待的一款游戏,所有的建模几乎完美,完全玩家自主的游戏体验不能再棒。

他也情愿在这个时候当个沉迷于网络的青少年,是的,他打游戏的时候确实忘记一切。

不过当他控制游戏的主人公转到面前来时,却发现他的发型几乎与亚瑟一模一样,甚至眼睛也是那漂亮的祖母绿。噢,该死,他又想起亚瑟了。

不过为什么他会因为亚瑟的离开这么气愤,因为是好友吗?当艾米丽和罗莎站在一起与他商量她们两个决定以后去英国他都完全没有意见,甚至有些开心,这一半来自他真心对这一对璧人的祝福,另一半是他对于艾米丽有时候的暴力即将远离的兴奋,天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在罗莎面前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的。

排除这个女魔头,当初戴维离开他身边要回去他的家乡他也没有气愤,不过是对于挚友的离开的伤心与不舍,甚至他还帮他买到了几乎不可能拿到的最近时间段的飞机票。

真是奇怪。

这么发呆沉思的时候手机屏幕突然在一片黑暗中亮起,以及伴随着他最喜欢的音乐的响起,上面显示的“Arthur”让阿尔弗雷德果断的接起,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嗨,阿尔,我的辞职报告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记得去看。”

“哦….”阿尔弗雷德转身打开茶几上的平板电脑,鼠标点开邮箱,里面还是一份几乎拥有完美的理由的辞职报告,与看到的平常的工作报告不同,现在他只想把这份东西打印出来然后撕成碎片都难以表达他心中的不爽。

“还有,明天早上七点再出来聚一小会儿,我已经买好了下午一点的飞机票。”

“好的。”阿尔弗雷德并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在打印十几份亚瑟的辞职报告。

“那么…晚安。”

“晚安。”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嘟嘟嘟”后便被挂断,随手扔在地上,阿尔弗雷德拿起那几份打印好的东西,在桌子上叠整齐,想要用力一撕用以泄愤,结果一脚踩到了自己的手机滑倒在地。

“好的,那么这个时间段也没问题了。”罗莎又将一条东西划掉,“那么你的心脏一切正常,可以….”

“等等,罗莎你先别让他走,”艾米丽伸出手制止了罗莎即将说出口的话,“你说说你今天早上去见亚瑟的情景,我要帮你解读一下你对他是什么情感。”

“是的,虽然答案显而易见。”罗莎推了推眼镜笑着说。

“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阿尔弗雷德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亚瑟去年送他的一套西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实在不得不承认亚瑟挑衣服的品味之高。

复古式的咖啡馆,阿尔弗雷德走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的亚瑟,谁让这时候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呢?

“嘿,亚瑟。”阿尔弗雷德直接走到了亚瑟的对面,随便点了一杯东西后安心坐下。

“这次挺准时的,阿尔。”亚瑟看了一眼手表,“好的,这么早叫你过来就是过来聊聊天,毕竟我要走了。”

“亚瑟,你知道我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这家伙怎么板着一副脸,肯定不好接近,应该会被同事们排斥,不仅是个英国人而且气场就写着生人勿近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接过刚才点的东西。

“其实我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你会是我的顶头上司,我想象中的上司,必须是严肃的,比我老一轮的,再怎么样也不会是手里拿着汉堡,嘴里叼着可乐急匆匆走近办公室的家伙。”亚瑟回忆似的说着,“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和我一样的新人。”

“这就是美国人的日常。”

“可是我怎么没见其他同事这样过。”

“因为我是上司,他们是员工。”阿尔弗雷德用勺子慢慢的搅杯里的咖啡,“而且你怎么不说你天天都喝着红茶,有一次还差点撒到我身上。”

“那是一种享受,一种休闲,而且那次不是你飞似的跑过我身边然后自己撞到的么。”亚瑟双手抱起胸,将头向后靠。

“是么,还不是因为艾米丽那家伙非要我去接你的妹妹罗莎……而且强调一分钟都不能耽搁,结果我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人。”

“谁让你早去了半个小时。”

“你不是常说不应该让女士等待是绅士的必备。”

“我也说过因为等待而抱怨不是绅士所为。”

“切,所以你来这么早。”

“……来这么早是因为…”亚瑟又将手放在了大腿上,整个人坐正,眼睛瞟向别的地方,“因为….因为闹钟坏了,结果看到店里的钟才知道我早到了,对,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会早到。”

“毕竟你自称是个英国绅士,早到又不是怪事,解释那么清楚做什么,”阿尔弗雷德喝了一口咖啡这么说着,“所以…真的是下午就要走了么?”

“虽然不知道你这句所以是怎么引出来的,但是,是的,下午就要走了。”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美国真的很好的,我的公司也很好的,你绝对可以在这里发展的很好。”

“不考虑了,那份辞职报告你应该已经看过了,理由我写在上面了。”

“你的理由无懈可击,毫无漏洞,就和你平常的工作一样。”

“所以啊,我要走了,应该不会有变数,毕竟没有什么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可以让我留下。”

“那个项目…”

“我早就换弗朗西斯那家伙接任了,虽然他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是工作能力绝对不比我差…..别让他知道我夸他了,否则又能逮到机会和我瞎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电话铃声响起,亚瑟本想继续说下去却也只有默默闭嘴。

阿尔弗雷德接起电话,说了声抱歉后离开了咖啡馆。

“嗯,那通电话来自于你,艾米丽。”

“我知道。”艾米丽看着他,“艾米丽,看看他今早七点的心脏情况。”

“好的。”罗莎微笑着放出那一时段的情况。

看起来一切正常,只是在某一时刻,心脏突然加快,甚至有一刻的停止跳动,接着,恢复正常。

“这是….”

“这应该是你见到亚瑟的那一刻。”艾米丽用手指关节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头,“你这蠢家伙,什么好友,你是喜欢上他了,或者用个重一点的词,你爱上他了。”

“是…..”阿尔弗雷德的脑海里浮现出与亚瑟相处的片段,初遇,第一次说话,偶尔的抱怨,他永远露出的绅士品格….以及,那句“买好了下午一点的飞机票。”

阿尔弗雷德想到这里,不管不顾的直接以闪电侠的速度换上自己的衣服跑出医院,留在那房间里的艾米丽和罗莎两人看着他的背影还没来得及感叹,罗莎便被艾米丽吻住了唇,腿轻轻抬起关上那扇大开的门。

阿尔弗雷德在街道上狂飙,是的,他的确是爱上亚瑟这个人了。不知他的心里如何,但今天如果让他走了….不,连如果都不能有,他不可以走。

站在街道旁边的交警看着熟悉的车辆在面前一闪而过,心里默默叹息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爱护生命了么。

阿尔弗雷德终于到达了机场,不知是什么神奇的感应,他一眼就看到拖着行李箱的亚瑟。他敢说他用上了今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他的面前。

“亚瑟。”

“阿尔弗雷德…..你怎么会在这里?”亚瑟偏着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前上司。

“不再考虑一下?留下来,为了我。”

“为你留下,为你的什么留下?”

“为了我即将展开的追求留下,”阿尔弗雷德靠近亚瑟,“后知后觉,我爱上你了。”

“只因为你是我的追求者。”

“不,也因为我知道你会爱上美国。”

“我已经说过这个国家的种种缺点了。”

“你会爱上的。”

评论(2)
热度(43)

© 丢D年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