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写他们谈恋爱

企鹅号2821138637

【米英】睡美人

CP:邻国王子米X被诅咒的公主(划掉)王子英

文:by丢年

*给@雪姜是个大咸鱼 的点文,重发

*写得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bug多多请谅解

 

 

 

 

王国中心的城堡中,正为了王子的生日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王后手里抱着刚满三岁的亚瑟站在大厅的正中央。国王为了庆祝这王国中唯一的王子的生日特地邀请了几乎所有的女巫师,让她们为他的儿子送上最美好的祝愿。但是,这个王国里一共有十三位女巫师,可是座位只容许邀请十二位。

 

 

 

她们为王子送上了祝愿,“聪明”“善良”“财富”“比女生还漂亮的样貌”….这几位女巫师几乎把世人所希望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东西都赋予给了他。只是,宴会正举行的热闹时,唯一一个没有被邀请的女巫师打开大门冲了进来,脸上满是笑容,只是这表情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国王大人,您好。”女巫师对国王行了个礼后站起身,“看来我的其他所有同行都在这里啊,但是既然我不被邀请,那么送上最‘美好’的祝福也是可以的吧。”

 

 

 

王后听到这个女巫师这么说,下意识的抱着王子后退了几步,险些被台阶所绊倒。国王也皱起眉头看着这位女巫师,看向周围守卫的士兵,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示意赶走这个不速之客。

 

 

 

“王子殿下,您将在二十年后的生日那一天被纺锤弄伤后死去,”女巫师看了一眼正慢慢逼近的士兵,“既然我的祝福送到了,您的士兵也没必要把我强制送出去,我相信我自己的脚能把我送离这个王宫。”

 

 

 

所有到来的宾客愣住了,脸色煞白。那第十三个女巫师轻拍旁边站着的一个人的肩,那个人差点直接摔在地上,如果不是一旁的士兵搀扶的话。之后,离去。

 

 

 

当所有的人都在私下里讨论怎么办的时候,第十二个女巫师走了出来,她还没有给王子送上任何的祝福。她用手指点住懵懵懂懂的亚瑟额头,轻念咒语,“这个咒语我并不能解除,但是我能将它弱化,王子殿下并不会死去,只会昏睡一百年。”

 

 

 

国王和王后当然不想让他们心爱的儿子有这种遭遇,宴会刚结束他们就命令把城堡里所有的纺锤都上交后销毁,并且之后也不许在城堡里使用这种东西。

 

 

 

时间慢慢的流逝,确认城堡里并没有纺锤之后国王和王后当然放心,在亚瑟二十三岁那年他们去到别的国家参加宴会,只留他单独待在城堡里。虽说亚瑟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但也有许多的限制,每天的绅士礼仪课程简直能把他弄疯了。没人管的时候,总会有邻国的经常来这有玩的另一位王子带着亚瑟在王国里到处逛,直到走进一个从未来过也从没见过的高塔中,里面传出的他没有听过的声音勾起了亚瑟的好奇心,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慢慢走上楼,只看见一个老婆婆正在纺纱。

 

 

 

“请问,老婆婆您在干嘛?”

 

 

 

“纺纱,两位王子殿下要不要和我一起织呢?”

 

 

 

老婆婆脸上满是皱纹,笑起来更是堆在了一起。

 

 

 

阿尔弗雷德好奇的拿起纺锤,以前经常见到自己的国家的纺织娘用这东西织出好看的布料,曾经也想试一试跟她们学学织布,但是被笑着说“这可不是王子殿下您干的活”之后,也没碰过。正想要跟着这位老婆婆学习一番的时候,却听到了身后人倒地的声音。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只看见亚瑟的手里拿着纺锤,人却已经昏睡不醒。

 

 

 

国王和王后回到王宫听说王子的诅咒应验的事,没有顾上别的直接跑到亚瑟所在的地方,王后开始大哭起来,嘴里一直说着,“不是把纺锤全部销毁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国王作为一国之主当然没有像王后这样,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哀伤,手轻放在王后的肩上,当做是安慰。

 

 

 

站在一旁的阿尔弗雷德这才知道曾经女巫师给亚瑟下了这么一个诅咒,而自己是带着亚瑟走上高塔并碰到纺锤的,心里默默的自责着,却也只能现在看着亚瑟的睡颜。在回去之前把那位老婆婆给带回了国。

 

 

 

夜晚,王后和国王一齐在床上入睡,只是,他们再没有醒过来。甚至城堡里的牲畜,女仆仆人也都沉睡过去。第二天城堡里开始长起黑色的藤蔓,荆棘,甚至慢慢的遍布到了整个王国。明明昨天还充满生气的地方,今天就变成了一座死城。

 

 

 

在这一百年间,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说什么“那座城堡里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只不过正在沉睡着,只要有王子的吻就能苏醒。”也许他们真的误解了什么。

 

 

 

期间,不知道多少个来自不同王国的王子前去那座已经被荆棘和黑色藤蔓包围了的王国探险,不止为了见到那个美丽的公主,也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位勇敢的英雄。只不过,每次都被拦截在外,以为自己运气好的砍断了藤蔓与荆棘走了五十米左右的路程,但是前方的藤蔓和荆棘不管怎样都砍不断,后方被自己砍断的也在渐渐复原,最终,被困死在里面,成为了这些阻拦其他王子的植物的养料。

 

 

 

渐渐地,几乎所有的王子也开始不抱有期待,大多数到了这里随便逛了一圈也就当作自己探险过的回去,小部分的根本连去都不去了。这种结果让一直待在城堡附近的阿尔弗雷德十分满意。

 

 

 

他看着不远处的城堡,好像能看见里面沉睡着的亚瑟一样,阿尔弗雷德无比庆幸自己维持十九岁的时间也是一百年,在出生的时候他也收到过女巫师的祝福,就是在十九岁这年开始停止生长一百年。那年他带回去的老婆婆突然消失,却出现了另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巫师,让他到达这座已经被荆棘包围的城堡,所用的理由是亚瑟也许会在一百年间被别的王子接走。当然他在听到这个理由之后爽快的答应了。

 

 

 

很快的,一百年过去,藤蔓和荆棘的效果完全消失,变为普通的植物。正当阿尔弗雷德庆幸着要去到亚瑟的房间等待他醒过来的时候,一位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王子轻松地砍断所有荆棘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视线范围内。

 

 

 

“这家伙…挑准亚瑟会醒来的这一天来这里,真是…..太可恶了。”

 

 

 

阿尔弗雷德在暗处看着这位王子“过五关斩六将”一样的,冲到了城堡前,时不时嘴里还面带嘲讽的说几句,“之前那些来探险的王子都是废的吧,这都过不来。”

 

 

 

还不是你运气不错,阿尔弗雷德一脸不爽的盯着这个人。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决定走出去,“你好啊,我也是闯到这里的王子。”

 

 

 

“就你?”那个人一脸不屑的看着阿尔弗雷德。

 

 

 

“当然,”阿尔弗雷德整了整衣服,“我告诉你,我刚上去见过这个公主了,真的是奇臭无比,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臭味,你也知道嘛,这个公主沉睡了一百年,也就相当于一百年没有洗过澡了,真的我都忍不了。”

 

 

 

“真的?”那个人看了一眼楼上紧锁着的门,心里也想着这人说的没错,一百年没洗过澡估计怎么洗也不干净了,带回去估计自己只会被别的国家的王子嘲笑,“那我…先走了。”

 

 

 

“嗯,你先走吧,我还要留下来提醒别的前来探险的王子,毕竟摧残鼻子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远去的身影,心里想着现在的王子智商都这么低么。

 

 

 

当然,赶走了不速之客。阿尔弗雷德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差不多已经到时间了。他走上楼,推开他来过无数次的房间的门。那中央只摆着一张床,床边放着一朵又一朵的玫瑰,这是为了让亚瑟的身体什么变化都不发生的道具。他看着还在沉睡着的亚瑟,坐在床沿。

 

 

 

“亚瑟,虽然说那个传言有那么一丢丢的小误差,但是我觉得王子的吻能让沉睡的人苏醒这一项应该没有说错。”

 

 

 

阿尔弗雷德慢慢凑近亚瑟的脸,只是小小的行为并没有得逞。亚瑟在这一刻醒来了,并且及时的躲到了一边。看着坐在床边的阿尔弗雷德,亚瑟只想用拳头在他的脸上留个印记。虽然说是沉睡过去了,但是接近苏醒的时候还是能听见声音的…

 

 

 

“阿尔弗雷德,你之前在楼下说什么?奇臭无比?”当然包括阿尔弗雷德之前在楼下和那位不知来处的王子说的话。

 

 

 

“亚瑟,你要知道那只是为了赶走那个讨人厌的王子,难道你不应该表扬我吗?”阿尔弗雷德一脸的理直气壮,“顺便给我一个奖励。”

 

 

 

亚瑟此时坐在床上,阿尔弗雷德顺势把他扑到。

 

 

 

“亚瑟,一百年的时间真的不好等。”

 

 

 

“那又怎样。”

 

 

 

“所以不仅是奖励还有补偿。”

 

 

 

“….你想干嘛?”

 

 

 

“你猜咯。”

 

 

 

(我....我不会开车)

 

评论(7)
热度(81)

© 丢D年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