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写他们谈恋爱

企鹅号2821138637

【米英】24小时失忆

CP:米英

文:by丢年

只有24小时的失忆,失忆的人会相信醒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说的任何一句话。(梗来自空间的游戏)

 

 

 

阿尔弗雷德穿着一身的球服,别的刚比赛完的队员已经换回了原来的服装,除了他。即使这样也没有让他的帅气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如果不是因为只有阿尔弗雷德自己知道的性向,估计也会去跟旁边那些看着自己的女生们搭个讪,就像那边的两个意大利人一样,呆毛都已经翘成心形的了。

慢慢走到球场以外,却发现门口躺着,或者说是蜷缩着一个男生。阿尔弗雷德用一旁的树枝戳了戳那个男生,见他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又转过一个方向,用树枝把盖着男生脸的衣服给撇开。第一眼看见的是眼睛上方又黑又粗的眉毛,他又再仔细的看了看,“这不是….亚瑟?”现在的学生会长,以前也算是住在一起的兄弟了。

终于看到这个人的脸之后,阿尔弗雷德把手上的树枝一扔,将亚瑟打横抱起,“亚瑟,挺轻的嘛。难怪会无缘无故的晕倒在球场门口,还蜷缩成一团,但愿医务室的老师在。”虽然不在也挺好的。

慢慢的走着,本来是应该看着前方路的阿尔弗雷德,却慢慢的将视线移到了亚瑟的脸上。果然还是长得比较嫩啊,以前和现在都一样。但是专注于亚瑟脸的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注意到,路过的一些女生和男生的目光,大概心里都在想,学生会长居然被从来厌恶和同性有肢体接触的阿尔弗雷德抱着?天下奇闻也。

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路上遭到了多少人异样的眼光,虽然阿尔弗雷德根本就没在意或者是没看到。总算是到了和球场简直是学校两个极端的医务室,也许是平时经常锻炼的原因,送一个人到这里居然没有留一滴汗。阿尔弗雷德抱着亚瑟,由于完全没有手去敲门或者开门,迫不得已的用脚一脚踹开了医务室那扇看起来不太坚固的小门。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老师的踪迹。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轻放在医务室的床上,今天他并没有什么比较重要的课,也就坐在这张床的旁边静静的陪着亚瑟。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亚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还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睛,不过比之前见到的时候,少了一些复杂,多了一丝疑惑。

阿尔弗雷德当然注意到了亚瑟的醒来,“亚瑟,你今天跑到球场看我的比赛?结果还中暑了?”

“我的名字…是亚瑟?”亚瑟坐在床上,和阿尔弗雷德直接对视,“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阿尔弗雷德听到这种回答,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亚瑟的额头上,之后又把自己的额头与亚瑟的额头贴紧,之后当然是被亚瑟一把推开,“没发烧啊,学习电视剧女主人公失忆?还是说什么社团表演之类的。”

“社团…表演?”亚瑟眼睛里的疑惑更加深了,不过显得这双眼睛,更加的纯洁,像个孩子。

“真失忆了?”阿尔弗雷德确实觉得不过是晕倒而已,头部并没有受到重击之类的,怎么会失忆?不过亚瑟这个人,是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的,而且就算是开了这种玩笑,他也是能够一眼看出来的,只是现在亚瑟的眼睛里只有疑惑。

“….也许?”亚瑟也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莫名觉得眼前这个人,值得信任,“你是谁?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们….”本来想要实话实说的说两个人现在本来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以前认识,不过心里突然生出的恶趣味阻止了阿尔弗雷德说出实话,“我们是恋人。”

“同性恋人?”亚瑟心里并不排斥,甚至愿意接受这种关系。

“当然。”阿尔弗雷德露出笑容,“不过,亚瑟,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回家吧。”

“我的家?在哪里。”亚瑟马上就要起身下床,不过腿还是有些软,险些直接摔倒在地上,如果不是有阿尔弗雷德在一旁扶着的话。

不过亚瑟因为刚才差点摔倒,已经坐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大腿上,阿尔弗雷德凑近亚瑟的耳边,“当然是,回我们两个人的家。”虽然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过说是两个人的家也不算说谎,他们曾经确实一起在那里住过。

大概维持了这个姿势坐了一会儿,亚瑟估计也觉得不好意思,站了起来。身上穿着的是平时的校服,虽然有些脏了,但是并不影响什么。只是他站起审视了一遍阿尔弗雷德的服装,球服,前后都印着大大的数字,上方也印着这所学校的名称,就算是回家这身衣服穿得也怪别扭的,“阿…阿尔弗雷德,你穿着球服回家吗?去把日常的衣服换上。”

就算是失忆了也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爱管别人呢,“好啊,亚瑟陪我一起去。”

话语刚落,阿尔弗雷德就拉着亚瑟往外面跑去,跑了大概也没多久,眼前的建筑就变成了篮球场。只是亚瑟在一旁用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抬头一看,门前留着一个树枝,在旁边还有一个人躺过的痕迹。大门还是开着的,只是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至少表面上看去是这样的。

阿尔弗雷德走到一侧的小门内,是参赛选手换衣服的地方,亚瑟站在门外,默默地等着阿尔弗雷德把衣服换完,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到“家”。

只是不远处缓步走来的女生挺让人在意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怕是要去表白什么的。待到那女生走近,也看到了亚瑟,本来低着的头更低了,如果再近一些应该是可以看见脸上的那一团红晕。

终于走到了亚瑟的面前,停下,女生终于把头抬起,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长发女生,“柯克兰会长,我是….学生会的成员,我…喜欢你。”在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女生直接抬手把信封送到亚瑟的面前,停留了许久。亚瑟接到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慢慢的说出一句话,“你..是谁?”

女生的眼泪险些掉下来了,不过大概是被她自己给硬生生的憋回去了,“我是为了…为了柯克兰会长你才进的学生会,上次举办的活动还被您夸奖了…”

但是自己完全不记得啊,亚瑟只能呆愣愣站在那里。

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身后的那扇小门打开了。亚瑟只感觉到自己的肩上多出了一只手,从头顶传来声音,“对不起,你们的学生会长暂时是我的恋人。”不是刚才温柔的声音,而是有些冷的。那个女生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个人,原本伸直递出情书的手慢慢颤抖的收回,“那….祝你们两个…幸福。”说完这句话之后,抹着眼泪跑出来篮球场。

总感觉像是被抛弃的女生一样,而自己是那个抛弃的人?亚瑟嘴角有些抽,抬头看向那个帮自己回绝了告白的人,“你听到了?”

“当然,不过亚瑟你没有立刻回绝让我很着急所以就帮你拒绝掉了,不感谢我吗?”阿尔弗雷德露出笑容,声音也从刚才的冷变回了温柔,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明明只是一时恶趣味说是恋人,现在居然有些当真的意思了,天知道这人什么时候突然恢复记忆,应该会骂死自己吧,“回家吧,亚瑟。”

“嗯。”

两个人一路上也是找到了话题的样子,一路说说笑笑的。亚瑟虽然失忆了,但是莫名的对这条路非常的熟悉,甚至不用在阿尔弗雷德的带领下,自己找到了“家”的门。

两个人一齐走进去,熟悉感更增加了,阿尔弗雷德其实有时候也回来这栋房子逛一逛,打扫打扫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看起来还是有人住的样子。并不会像那种封尘了很久的地方,四处沾满灰尘,脏兮兮的。

亚瑟自己走上了楼,推开那间唯一的卧室。还是非常熟悉,猜测着这间房子也许真的给自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了吧。

大概也到了夜晚睡觉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一起躺在床上。亚瑟很快的睡去,而阿尔弗雷德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熟睡的亚瑟慢慢靠近自己,之后用手抱着,就像是在抱玩具熊一样。

其实如果真的是恋人也挺好的,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也把亚瑟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亚瑟蹭了蹭自己的胸口,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

亚瑟照例在床上醒来,不过觉得身上多了些什么的重量,睁开眼睛,阿尔弗雷德睡在自己的旁边,而自己,躺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坐起,亚瑟好好的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好像是不知道怎么的失忆了,然后被这个人说成是两个人是恋人关系,还用这个为借口回绝了一个女生的告白?那么今天两个人是恋人关系的事情绝对会传开的啊!都怪这个家伙!

“亚瑟,你醒了啊,今天不去上课了,睡吧。”说着又把亚瑟给按回了床上。

“喂!你这个笨蛋!说什么我们是恋人关系啊!明明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至少现在是恋人了好的一起睡吧。”

“…..”

评论(5)
热度(48)

© 丢D年N | Powered by LOFTER